英伟达欲以 400 亿美元的价格从软银手中收购 Arm 的传言,在 9 月 14 日伴随着英伟达与软银联合发布的一则公告而终止。据英伟达公告显示,这笔 400 亿美元的拟议中的交易要符合惯例成交条件,包括收到英国,中国,欧盟和美国的监管批准。公司预计该笔交易将在未来 18 个月内完成。这距离软银收购 Arm 仅过去了四年。

在 2016 年 7 月,孙正义主导的软银集团宣布,将以 32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Arm。在问到为何耗费巨资切入一个看起来不相干的市场,孙正义给出的理由是放不下对 AI (人工智能)的热情。他认为,在未来 20 年或 30 年内,基于人工智能的“超级智能”将会拥有远远超越人类的智力。为此他们投资了这个芯片产业都在使用的平台。但到了现在,孙正义的美梦破碎了。

于是,Arm 又面临着被出售的命运。但其实 IP 巨头的这种颠沛流离宿命,并不仅仅属于 Arm。

你不一定知道的 IP 市场

我们都知道,进入到二十一世纪以后,集成化就已经成为了芯片设计的发展趋势。而当越来越多的元件集成到芯片中,IP 就成为了其中的关键。在过去近几十年的发展当中,半导体市场经过了几次比较大的变革,这些变革也促进了 IP 市场的发展,同样也铸就了几家 IP 巨头。

从 20 世纪 80 年代中后期至 2010 年左右,移动市场的兴起让 IP 从芯片设计中独立了出来,在此期间,Arm 乘势而起,一路扶摇直上,占据了移动市场的半壁江山。十年前,智能化的概念席卷了半导体市场,在这个过程当中,Synopsys、Cadence 的 IP 业务也进入了高速发展期。此外,伴随着 GPU 应用的扩大,类似 Imagination 等独具特色的 IP 企业也成长了起来。

据资料显示,过去 10 年来,IP 核细分市场的年复合增长率超过 10%,远高于 EDA 和整个半导体行业的增长。如果将 Chiplet 也归入 IP 核类别的话,未来 10 年 IP 有望赶上 EDA 的市场规模。该篇文章中指出,虽然在年均 600 多亿美元的全球芯片研发开支中,IP 核占比只有 5%,约 36 亿美元,但其价值和影响力却远远超出金钱衡量的份额。

在这种市场势头之下,IP 市场也出现了巨头企业。从市场分析公司 IPnest 发布的近 3 年的全球半导体 IP 厂商营收的排名当中,便可窥见 IP 市场的高度集中性。根据市场分析公司 IPnest 发布了全球半导体 IP 厂商的营收排名显示,2018 年、2019 年,排名前 10 厂商营收总额分别占全球总销售额的 80.1%、78.1%。

MIPS 和 Arm 都无法幸免,为何受伤的都是 IP 巨头?

MIPS 和 Arm 都无法幸免,为何受伤的都是 IP 巨头?

另外,从其公布的报告中看,从 2017 到 2019 年当中,IP 市场前十大厂商仅出现了一次变化——SST,从 2018 年的 10 名开外,一举冲到了 2019 年的第四,而其它 9 家厂商排名没有明显变化。

而这也为我们揭露了一个事实,IP 市场已经形成了大者恒大的局面。

Arm 与 MIPS 是难兄难弟

但在铁打的十大 IP 巨头企业中,也有不少公司几经转卖。于是,我们就看到了 IP 巨头背后流水一样的母公司。

即便是位居榜首的 Arm 也难逃此运。在没有被软银收购以前,Arm 已经成为了英国最大的科技上市公司。当年,Arm 出售的消息不仅吸引了软银还引起了苹果的兴趣。但出于苹果与 Arm 其他客户的竞争关系,为了保证 Arm 在未来商业环境的独立性,他选择了软银。于是,我们看到,2016 年 7 月,软银宣布以 320 亿美元(240 亿英镑)收购了 Arm。

但软银似乎并没有维护 Arm 当初选择他的初衷。4 年以后,软银在投资回报的压力之下,曾想改变 Arm 授权费用——今年 7 月,路透社引用四位知情人士说法,软银集团旗下的半导体技术供应商 Arm 在最近的谈判中提出提高一些客户的授权费。但这似乎并不是一种好方法,软银最终还是将 Arm 出售给英伟达。如果本次交易完成,Arm 将变成英伟达的一部分。

在前十大 IP 巨头当中,不得不提的还有 Imagination (更重要是 MIPS)。2010 年起,Imagination 的产品就被苹果集成到了 iPhone 中,2017 年,伴随着苹果弃用他的产品后,Imagination 也没逃得出被出售的命运。同年 9 月,Imagination 同意卖给 Canyon Bridge Capital Partners),并宣布将旗下 MIPS CPU 业务卖给 Tallwood Venure Capital。

当时被 Imagination 单独出售的 MIPS 也大有来头。资料显示,MIPS 由斯坦福大学前校长 John LeRoy Hennessy 与他的团队于 1984 年创立。

回顾历史,MIPS 在 90 年代曾经一度辉煌过,Pacemips、IDT 和东芝等半导体公司都采用 MIPS 的设计来制造芯片,其生产的芯片也被 Sony 和 Nintendo 的游戏机,Cisco 的路由器和 SGI 超级计算机等终端设备采用,尤其是家用路由器市场,到现在每年生产的超过 160 亿微处理器中,99% 是 RISC 处理器。过去也曾当作高效能计算架构使用到超算平台上。

但其实早在 1992 年,MIPS 就卖盘给 SGI,这也是 MIPS 第一次被收购,后来 SGI 遇到了困难时期,英特尔接管了其服务器 CPU 业务,并于 1998 年将 MIPS 进行 IPO。2012 年,MIPS 又被 Imagination 收购。据悉,在出售给 Imagination 之前,CEVA 也曾积极寻求收购 MIPS 的资产,因而提出 9,000 万美元的收购价格。不久后,Imagination 介入,最终以 1 亿美元竞价收购 MIPS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 Imagination 收购 MIPS 的时候,Arm 也参与其中,瓜分了一些原本属于 MIPS 的专利。

2017 年,因为受到苹果弃用 GPU 等原因的影响,Imagination 再次拆分出售,而 MIPS 处理器业务则以 6500 万美元出售旗下位于美国的嵌入式处理器分部 MIPS 给 Tallwood Venture Capital。该项业务是 Imagination 在 2012 年以 1 亿美元收购的,这也就意味在过去的五年里,该业务的价值缩水了 35%。

到后来,AI 芯片初创企业 Wave Computing 又从 Tallwood 手中接盘 MIPS。而随着 Wave Computing 在近来的破产清算,这家曾经的 IP 龙头又面临卖盘的局面 .

细分领域巨头 , 为何不被待见 ?

根据我们对芯片行业的了解,龙头企业通常都是扮演巨鲸的角色。那就意味着即使是发生并购,都是他们收购其他竞争对手,进一步扩大自己的技术领域,而很少出现自己被出售的情况,但在 IP 领域,一些我们认为是领先的龙头,却逃脱不了被转卖的宿命。这可能与 IP 市场的天生属性有关。

正如前文我们所提到的,在年均 600 多亿美元的全球芯片研发开支中,IP 核占比只有 5%,约 36 亿美元(2019 年,全球半导体 IP 营收才为 39.4 亿美元,虽说是涨了,但相比其他环节的营收,这点涨幅真不算多)。可以说这是一个小而美的市场,而这也就意味着致力于 IP 的企业要在有限的市场中面对更加激烈的竞争。

在盘点当中,我们发现,发生在 IP 市场中的并购,被并购方也多是因为财务的原因而不得不寻求新的买家。Arm 如此,Imagination 亦是如此。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公司的实力不够强,只是说相对于半导体其他环节,IP 企业的“吸金”能力少了一点。

以 Arm 为例,在 2015 年到 2019 年间,Arm 的总营收都是在不断上升的,最近 3 年都是在 18 亿美元左右。但也可以看出,Arm 的营收从 2018 年开始,与半导体业务相关的收入速度开始下降,2018 年和 2019 年 Arm 的净销售额同比增长分别为 0.3%、3.4%,2018 年 Arm 的专利授权收入下降了 11.5%,2019 年的专利授权收入也没超过 6 亿美元。

作为对比,我们看一下使用 Arm IP 设计芯片的高通在过去几年的营收。数据显示,高通过去几年的营收都是 200 多亿美元,净利润也有数十亿美元,这不是 Arm 所能比拟的。

MIPS 和 Arm 都无法幸免,为何受伤的都是 IP 巨头?

虽然 IP 公司的营收不高,但这却是一个投入高,且需要很大投入的工作。半导体行业观察此前的报道(《IP 这门苦生意》)中也曾指出,IP 开发的难点在于,IP 需要在工艺开发的时候做第一波白老鼠,付出多回报少。特别是在知识产权不被尊重的环境下,更加艰难,加上政策不支持,知识产权不被重视,导致很多 IP 公司一边做 IP,一边做产品,更加剧信任缺失,不断恶性循环。

而从这些龙头的遭遇,也应该能警醒很多投资者和 IP 公司,这门生意并不会快速获得回报,也许也获不到他们想要的回报。但毫无疑问,这是一门极度重要的生意。

来源:半导体行业观察

上一篇已是第一篇
下一篇苹果发布会,芯片才是主角
Copyright ©上海洺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,Inc.All rights reserved.  沪ICP备 17053682号  Powered by 上海洺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